详情介绍

入园参考

开放时间

暂无

特色玩法

鲁迅在《呐喊自序》中说:“我有四年多,曾经常常,――几乎是每天,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,年纪可是忘却了,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,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,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,在侮蔑里接了钱,再到一样高的柜台上给我久病的父亲去买药。” 当铺,亦称当店、质铺。鲁迅在文章中所说的质铺,主要的是指东咸欢河沿夏家开设的恒济当。恒济当离周家不远,走过土谷祠前的跨街台亭和塔子桥,沿着东咸欢河北岸向东走数百步,有一堵高大的粉墙,墙壁上书有一个硕大无比的“当”字,这就是当年恒济当的旧址。旧时的恒济当和别的当铺一样,门楣上方挂有一块长方形的黑底金字招牌,横书店名,正中也书有一个硕大的“当”字。当铺的墙体很坚固,通常用整块石板做墙脚,俗称“石萧墙”,用来防火、防盗,当铺大门的影壁上挂有“裕国便民”之类的牌子。当铺的柜台比其他的店铺柜台要高得多,约两米左右,难怪鲁迅回忆质铺的柜台“是比我高一倍”。恒济当的老板夏宗彝,字槐青,捐过湖北粮道,后“无意仕进”,晚年回绍“奉亲养志”,“乐善好施”,开设恒济当铺牟利,有人背地骂他“夏末代”。当鲁迅祖父周福清做官的时候,夏家与周家时有往来,可是,到了鲁迅13岁那年(1893年),家庭迭遭变故,由小康坠入困顿,被迫经常出入恒济当的时候,却受到夏家和“朝奉先生”(当铺职员)的奚落和欺诈,使鲁迅饱尝世态炎凉。难怪鲁迅愤激地慨叹:“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,我以为在这途路中,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。”

交通和到达